把握戰爭設計的著力點

把握戰爭設計的著力點

引言

戰爭設計,是對未來戰爭作戰環境、作戰力量、作戰方法等進行預先謀劃和前瞻設計,主要回答未來打什么仗、在哪打、怎么打、怎么準備等一系列重大問題,其得失成敗事關戰爭勝負和國家安危。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信息化智能化戰爭形態的加速演進,只有遵循系統設計理念,運用科學規范設計路徑,預判戰爭趨勢、揭示制勝機理、開發作戰概念、形成戰爭構想、生成軍事能力等,才能在未來戰爭博弈和對抗中贏得主動和勝利。

首要是弄清戰爭基點

深入研判戰爭發展趨勢與軍事威脅,是進行戰爭設計的基礎性、前提性、首要性問題。當前,全球大國競爭格局逐步形成,戰略形勢呈現斗爭碰撞加劇與相互合作并存的復雜嚴峻局面,高新技術、顛覆性技術的廣泛運用不斷刷新戰爭面貌。未來戰爭將呈現以下特點:是軍事對抗,更是混合戰爭。未來戰爭對抗,軍事領域的對抗最激烈、最關鍵,但又不局限于軍事領域。戰爭日益呈現軍事手段與非軍事手段綜合使用的混合戰爭特點。在戰爭對抗行動上,除軍事行動外,雙方還將綜合運用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經濟戰、網絡戰、輿論戰等,與傳統戰爭手段相配合,以實現戰爭效能的最大化。是局部戰爭,但需舉國支撐。受世界經濟全球化、國家間利益重疊交織等因素影響,加之考慮戰略消耗和戰爭成本,戰爭對抗通常表現為區域有限、規模有限、強度有限的局部戰爭,但其勝敗卻直接關系國家興衰榮辱,決定了雙方必將各自舉全國、全軍之力進行戰爭對抗,是全民動員、持續發力,將國家戰爭潛力不斷轉化為戰爭實力,發力于局部直至取得勝利的戰爭對抗。是核威懾下戰爭,貫穿高端對抗。軍事強國不斷加大高精尖武器裝備研發力度,太空、水下、有人、無人、隱身、隱聲作戰平臺和遠程高超聲速打擊武器研制成功并投入實戰。未來戰爭是核威懾下的常規戰爭,戰爭雙方也將在太空、網絡、深海等高邊疆、新領域,運用高新技術手段進行高端對抗。是信息化戰爭,兼具智能化特征。當前,戰爭對抗仍以信息化武器裝備為主體,戰爭的主要形態是信息化戰爭,但隨著智能武器裝備不斷發展并運用于實戰,推動了信息化戰爭向智能化戰爭演進。戰爭手段由遠程精確打擊為主向遠程精確打擊與智能化無人化作戰相結合轉變,使智能化戰爭的部分特點初步顯現,體現了信息化戰爭向智能化戰爭過渡的時代特征。

關鍵是揭示制勝機理

戰爭設計的創造性突破,根本上歸因于戰爭制勝機理的突破。新的戰爭制勝機理,是開發作戰概念、形成戰爭構想的重要基礎。必須著眼未來戰爭演變趨勢,主動發掘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對戰爭制勝的新貢獻,聚力于揭示適應新時代特征的制勝機理。重在以智制拙。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戰爭,智力優勢對戰斗力的貢獻率遠高于其他要素。在智能化對抗中,更多的數據、更高的算力、自適應能力更強的平臺,成為制勝對手的關鍵。運用智能化無人裝備,從全維全域進行實體摧毀、無形破壞和智力搏殺,從集群式飽和覆蓋到極微式蟻穴滲透等,可實現以智制拙、以無制有,主導戰局發展。重在混合致效。隨著戰爭領域向太空、網絡、智能等新型領域不斷拓展,以及經濟、文化、外交、法律等手段在戰爭中的作用不斷凸顯,各類新型攻擊手段都將給戰爭對抗帶來深遠影響,甚至主導戰爭進程與結局。未來戰爭將在“灰色地帶”為代表的多個領域以“多管齊下”的形式展開,融合軍事戰、經濟戰、外交戰等多種樣式的多域混合搏擊、綜合致效成為制勝關鍵。重在降維打擊。未來戰爭的智能化作戰、高端化對抗,究其本質就是“非對稱打擊”“以能擊不能”。高維度對低維度的瞰制,在于運用顛覆性技術與“撒手锏”裝備,站在技術高位,對對手實施矛盾相克的專項碾壓,實現以高制低;通過敏捷響應、敏捷部署、敏捷機動、敏捷聚合,使敵打無可打、防無可防,實現以快制慢;通過實施戰略信息戰,實現攻心奪志、價值塑造等目的,實現以軟制硬。重在耐力競逐。“兵民是勝利之本”,未來戰爭“局部”但不“局限”,實際是綜合國力、戰爭持久力、全國人民支持力的比拼。戰爭中,通過最廣泛、最精準、最持久的動員,激發和轉化戰爭潛力和實力,是獲取戰爭勝利的不竭力量;通過打擊對手支撐作戰能力持續生成與發揮的關鍵節點、影響民心士氣的目標,可以有效動搖對手戰爭意志,削弱對手戰爭忍耐力和持久力,迫使敵方政治態度變化,最終放棄戰爭或戰斗。

主旨是形成戰爭構想

形成戰爭構想是戰爭設計的關鍵性活動和環節,也是主動設計戰爭的集中體現,是對“未來作戰的可視化表達”,重在回答“未來的仗怎么打,未來的軍隊怎么建”。開發作戰概念。作戰概念創新開發是戰爭設計的抓手。要基于戰爭演變趨勢,研判作戰時空、作戰對手、作戰威脅、環境態勢、使命任務等,著眼充分發揮自身特色優勢,充分運用制勝機理,開發頂層作戰概念與智能無人作戰、太空作戰、網絡攻防等領域及各軍兵種作戰概念,設計作戰樣式、戰場行動和力量運用等,提出新的作戰理論和作戰方法,并納入各類作戰條令,不斷為方案設計、戰爭準備提供源頭活水。完善戰爭預案。要把作戰概念這個頂層戰爭設計從戰略到戰役、戰術逐步細化落實,針對可能的戰爭行動,分層次、分方向研究制定體系化作戰方案和計劃,通盤設計戰爭動員、戰爭資源調配、作戰樣式運用、任務部隊編組、指揮機構建立、作戰行動展開、作戰進程控制等,形成戰略戰役戰術各層級作戰方案和計劃,借助深度學習、自主學習等人工智能技術,運用兵棋推演、仿真模擬等手段,檢驗作戰方案的風險性和可行性,提高方案籌劃的質量,打通戰爭設計“最后一公里”。研提軍事需求。要針對不同層次作戰概念、戰爭方案和目標指向,分解形成國家和軍隊在不同時期不同領域的總體發展要求。聚焦作戰能力要求,圍繞力量、裝備、訓練等方面,研提形成各領域各方向的體系建設需求,統合形成國家和軍隊關于戰爭資源數量規模和戰略能力水平建設的頂層指標,并以此設計有效支撐作戰概念與方案的各領域各方向能力建設路線圖和施工圖。

重心是轉化戰爭能力

轉化形成戰爭能力是進行戰爭設計的最終落腳點。必須以作戰概念和戰爭構想為指導指引,以戰爭能力建設路線圖和施工圖為依據,抓好戰爭準備,尤其是重點抓好前瞻設計武器裝備、優化軍隊力量結構、強化軍事訓練等工作,不斷推動作戰概念和戰爭構想向實戰能力轉化。研發武器裝備。設計武器裝備就是設計未來戰爭。為此,要充分依據戰爭構想,著眼智能、高端、降維作戰發力,力爭通過獨創性顛覆性技術裝備的研發運用,催生新的制勝機理,前瞻設計新的作戰樣式和作戰方法。要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努力實現帶有前瞻性、戰略性武器裝備的自主研制;加快戰略性前沿性顛覆性技術發展,加快打造更多克敵制勝的大國重器;不斷推進現役武器裝備“+智能”改造和新型武器裝備“智能+”建設,帶動武器裝備建設實現體系躍升。優化力量結構。要著眼未來戰爭需求,完善軍事力量結構編成,加快軍事力量由數量規模型、人力密集型向質量效能型、科技密集型轉變,打造強大戰略威懾力量體系,增加新域新質作戰力量比重,加快無人智能作戰力量發展,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運用,打造高水平戰略威懾和聯合作戰力量體系。強化演訓實踐。要依據未來作戰構想和作戰方案,制定作戰標準,形成訓練大綱,重塑作戰任務清單、優化作戰能力;突出聯戰聯訓、實戰實訓,加強實案化對抗性訓練,突出抓好重點課題專攻精練,通過實案化訓練使任務部隊熟悉方案、熟悉戰法、熟悉行動、熟悉協同,形成打贏戰爭能力。增強一體化能力。要鞏固提高一體化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加強軍地戰略規劃的相互銜接,強化軍地資源整合力度,推動國家各領域戰略布局一體融合、戰略資源一體整合、戰略力量一體運用,系統提升應對戰略風險、維護戰略利益、實現戰略目的的整體實力,實現國家戰略能力最大化。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張弛最后修改:
0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
香港三日本8a三级少妇三级99|中文字幕日韩一区|另类亚洲综合区图片小说|精品一区二区在线播放